山东11选5

上海晓众贸易有限公司与上海捷福安全玻璃有限公司排除妨害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点击数:28)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沪02民终510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晓众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邢晓青,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雪兴,江苏21世纪众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捷福安全玻璃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方荣富,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哲,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任佳,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晓众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晓众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捷福安全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福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9)沪0114民初168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6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晓众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捷福公司的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捷福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捷福公司不享有起诉的请求权基础,本案中的争议应在之前诉讼的执行回转程序中解决;2、一审判决标的物涉及案外人上海新捷福安全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捷福公司”)的资产,在执行回转中,新捷福公司已经提出了案外人执行异议,但被执行法官搁置;3、本案一审没有开庭、没有举证和质证,按照捷福公司提供的照片、承办法官讯问执行法官的不实答复、委托第三方对3号及4号车间的整体面积测量、“自由心证”的价格认定来判决,程序违法,判决错误。综上,晓众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其上诉请求。
  捷福公司答辩称,不同意晓众公司的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在之前的执行过程中晓众公司自己提出在2017年3月之后未能搬离的话,就应向捷福公司支付占用使用费,所以捷福公司起诉要求晓众公司支付占有使用费是有依据的;2、晓众公司在一审中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新捷福公司提出的执行异议相关内容,捷福公司对此不予认可;3、一审程序合法,最终判决的占有使用费用标准是合理的。
  捷福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晓众公司向捷福公司支付自2017年4月1日起至晓众公司完全搬离位于上海市嘉定区曹安路XXX号厂房之日止的占有使用费(按照1.6元/平方米/天,乘以1676平方米计算)。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2006年,晓众公司因与捷福公司发生定作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诉至原审法院,后经原审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原审法院出具(2006)嘉民二(商)初字第414号、(2006)嘉民一(民)初字第1325号、(2006)嘉民一(民)初字第1486号民事调解书。调解协议生效后,因捷福公司未履行调解协议内容,晓众公司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捷福公司将涉案厂房及土地使用权、机器设备等用以偿还债务。2010年,上述案件经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后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10)嘉民二(商)再初字第1号、(2010)嘉民一(民)再初字第3号、(2010)嘉民一(民)再初字第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撤销了前述三份民事调解书,并驳回了晓众公司要求捷福公司支付合同价款、工程款的诉讼请求。判决作出后,晓众公司就(2010)嘉民二(商)再初字第1号、(2010)嘉民一(民)再初字第4号判决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分别作出(2012)沪二中民四(商)再字第7号、(2012)沪二中民二(民)再字第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晓众公司就法院作出的(2010)嘉民一(民)再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申请再审,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了晓众公司的再审申请。晓众公司就(2012)沪二中民四(商)再字第7号、(2012)沪二中民二(民)再字第5号民事判决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了晓众公司的再审申请。
  但因晓众公司已根据民事调解书以及后续的执行程序,占用了涉案厂房,取得了土地使用权。2013年,捷福公司遂向法院申请执行回转。
  2016年8月23日,法院向晓众公司发出(2014)嘉执字第531号公告:申请执行人捷福公司申请执行被执行人晓众公司定作合同纠纷一案中,因晓众公司逾期未向捷福公司归还位于上海市嘉定区曹安路XXX号的厂房及土地使用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责令被执行人晓众公司在2016年9月10日前迁出上海市嘉定区曹安路XXX号,并将上述房屋、土地使用权归还给捷福公司,逾期不履行的,将强制执行。同日,法院发出通告,通知晓众公司一周内到法院进行登记,逾期未主张权利的视为放弃权利,并需在2016年9月10日自前述房产中迁出,逾期不迁出的,法院将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经法院主持,晓众公司与捷福公司于2017年1月6日达成和解,晓众公司认可占用了涉案厂房3、4号车间以及办公楼,承诺最晚于2017年1月26日之前搬离,部分无法及时处理的设备等暂时堆放在3号车间内,最迟于3月底之前将机器设备等全部搬走。
  2017年6月19日,上海江桥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向晓众公司发出关于终止合作的通知函一份,称因法院已判决晓众公司将涉案厂房归还给捷福公司,故要求终止与晓众公司的合作,因晓众公司多次表示继续合作的意愿,上海江桥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遂向法院进行了征询。2018年4月10日,法院向上海江桥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发出《公函》,函中称“执行回转中,位于曹安路XXX号厂房、设备已由晓众公司归还给捷福公司,特此函告你公司”。审理中,晓众公司向法院申请开具调查令,自上海江桥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处调取了该份《公函》。晓众公司据此证明其已在2017年3月28日将涉案厂房归还给了捷福公司,执行回转案件已于2017年结案,故晓众公司不应支付占有使用费。
  捷福公司则称,函中所述的“归还”实际是指在将晓众公司的机器设备暂时堆放在3、4号车间的基础上,部分厂房的归还,实际上,之后晓众公司一直占用着3、4号车间,并未将3、4号车间归还给捷福公司。捷福公司并向法院提交了其提起本案诉讼之前拍摄的照片,证明晓众公司仍占用涉案厂房3、4号车间用于存放机器设备等物品。晓众公司称,照片显示确系3、4号车间,但其中物品并非属于晓众公司或其法定代表人邢晓青,其中物品属于案外人新捷福公司所有。
  为查明案情,法院向承办执行回转案件的法官询问,执行法官称:1、晓众公司并未按照2016年1月6日双方达成的一致意见于2017年3月底之前搬离3、4号车间。2、《公函》中的“归还”是指捷福公司已经实际控制了涉案厂房,但实际上晓众公司的机器设备等并未从厂房中搬离。3、2017年7月左右,晓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邢晓青曾至涉案厂房,将办公楼中其私人物品搬至3号车间。4、涉案厂房中确有新捷福公司的机器设备在内,但考虑到该公司系邢晓青设立,执行回转案件中的被执行人仅系晓众公司,法定代表人亦系邢晓青,故在主持双方执行和解过程中才要求邢晓青一并确认晓众公司和新捷福公司的搬离时间。5、2019年3月,邢晓青联系执行法官,要求进入涉案厂房内搬走其曾从办公楼搬到3号车间的部分物品,执行法官随即通知了捷福公司,捷福公司表示要求邢晓青将全部物品搬走,但之后邢晓青并未将所有物品搬离。
  一审另查,捷福公司坐落在嘉定区江桥镇26号地块,原公司地址为曹安路XXX号(营业执照注册地为曹安路XXX号),后因曹安路拓宽,曹安路更名为曹安公路,曹安公路沿线单位、店铺门面增加,捷福公司门牌由原来的曹安路XXX号变为曹安公路XXX号,后工商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捷福公司注册地和生产地不一致,要求捷福公司整改,捷福公司遂向嘉定区江桥派出所提出门牌号变更申请。
  一审审理中,因双方无法就晓众公司占用的涉案厂房3、4号车间面积达成一致,经捷福公司申请,晓众公司同意后,法院遂委托第三方鉴定单位进行面积测量。经上海绿路工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测量,涉案厂房XXX号车间建筑面积634.51平方米,4号车间建筑面积909.56平方米(上述建筑面积均系已扣除案外人使用部分面积)。双方对上述测量结果均未提出异议。捷福公司支付面积测绘费用9,076元,上海绿路工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开具了相应金额的发票。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系执行回转过程中,因被执行人晓众公司未按时搬离涉案厂房引发的纠纷。晓众公司本应在2017年1月26日之前就携其财产从涉案厂房中搬离,部分设备无法及时处理的暂时堆放在3号车间内,最晚应于2017年3月底之前将所有设备等从涉案厂房中搬离。虽然晓众公司声称根据《公函》内容,其已经按时搬离了涉案厂房,但晓众公司所述与本院查明的事实明显不符,而《公函》中所称的“归还”应系涉案厂房已处在捷福公司控制下,并不能以此作为晓众公司已搬离涉案厂房的依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晓众公司称其已搬离涉案厂房,依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同。法院确认,晓众公司自2017年4月起至今,仍占用涉案厂房3、4号车间。晓众公司辩称涉案厂房内物品并非晓众公司或其法定代表人所有,亦与本院查明事实不符,法院不予采信。
  晓众公司占用涉案厂房3、4号车间的行为,侵犯了捷福公司对涉案厂房应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等权益,捷福公司有权要求晓众公司赔偿自2017年4月1日起至实际搬离之日止的占有使用费损失。关于晓众公司占用的3、4号车间的面积,经测量,其占用3号车间建筑面积634.51平方米,4号车间建筑面积909.56平方米(上述建筑面积均系已扣除案外人使用部分面积),双方对此均无异议,法院予以确认。关于占有使用费的标准,法院综合考虑其占用部分的面积、所处地段、市场因素,酌情确定按照1.1元/平方米/天计算。经核算,晓众公司占用的3、4号车间每天占有使用费合计1,698元。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上海晓众贸易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赔偿上海捷福安全玻璃有限公司自2017年4月1日起至实际搬离位于上海市嘉定区曹安路XXX号3、4号车间之日止的占有使用费损失,按照1,698元/天计算;二、上海晓众贸易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给付上海捷福安全玻璃有限公司面积测绘费9,076元。
  二审中,晓众公司提供由新捷福公司提出的案外人执行异议一份以及控告书一份,以证明涉案厂房3、4号车间内的物品属于新捷福公司以及对执行法官违法执行的相关问题。捷福公司对于上述两组证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同时也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对于晓众公司的提供的上述两份证据,本院认为案外人执行异议仅是新捷福公司就之前的执行案件提出相关请求,但最终并未被法院受理。控告书是由新捷福公司单方制作,其中所述的内容无法核实其真实性,故对上述两份证据本院均不予采纳。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因在前案执行回转过程中,晓众公司未按约定及时搬离涉案厂房,由此给捷福公司造成损失而涉讼。根据查明的事实,在之前执行过程中,晓众公司与捷福公司于2017年1月6日达成和解,晓众公司承诺其设备等暂时堆放在3号车间内,最迟于2017年3月底之前全部搬走。但之后晓众公司并未按照约定将设备及物品及时搬离,故一审法院认定晓众公司自2017年4月起至今仍占用涉案厂房3、4号车间并无不当。至于晓众公司称设备等物品属于案外人新捷福公司所有,新捷福公司是晓众公司基于前案调解后在涉案厂房设立的公司,在前案执行回转中,晓众公司是被申请人,其承诺对放置在车间内的物品限期办理,故晓众公司该理由亦不成立。鉴于晓众公司占用涉案房产的3、4号车间,捷福公司作为涉案厂房的权利人,有权向晓众公司主张占用期间的使用费,一审法院依据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确定的使用费标准亦属合理,本院予以维持。经审查,一审法院审理程序并无不当之处,晓众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005元,由上诉人上海晓众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官助理  仇祉杰

 

审 判 长  卢薇薇
审 判 员  王 珍
审 判 员  俞 璐


二○二○年七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李照枫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